深耕创作,提升“中国影响”——国家大剧院十

图片 1

近年来,随着舞台艺术的发展,不少戏剧院团都在努力创作、推出口碑与票房双赢的剧目。与此同时,由于目前的消费水平与观众的审美选择,很多演出团体也面临着巨大的市场、经营压力。因此,为了能吸引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欣赏戏剧,对戏剧院团品牌进行重新规划、建设就显得格外重要。自建院至今,国家大剧院制作的作品已达81部,涵盖歌剧、话剧、京剧、舞剧等多个艺术类型,受到业内和市场的关注。那么,在推动剧目创作上,国家大剧院有哪些经验值得总结呢?

歌剧《长征》剧照。凌风摄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国家大剧院近期特别推出了一部歌颂汉藏人民情义的原创舞剧《天路》。这是国家大剧院精心打磨的第二部原创舞剧。剧作塑造了一群形象鲜活的铁道兵战士,他们与藏区人民共同怀着坚定的信念,用宝贵的生命铺就了一条充满希望的“天路”。为打造这部作品,主创人员专程赴青海、西藏采风,亲身感受青藏铁路沿线的自然与人文风貌,体验在高原缺氧环境下工作的艰辛与不易,将采风所见、所感、所得,经过艺术地提炼与再加工,融入到舞剧的创作中。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践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理念,是这部作品搬上舞台后赢得观众喜爱的关键所在,也是国家大剧院能始终保持艺术创作生产活跃局面的核心所在。

“几场票都卖完了吗?”某票务网站的页面上,一位观众在歌剧《长征》的购票链接下留言问道。当时还是月初,距12月21日的首演还有一段时间,可接连4天的场次皆已变“灰”。其实,这已是原创中国史诗歌剧《长征》的第三轮演出了,依旧一票难求。

在原创剧目题材的选择和利用上,中国故事、中国精神成为国家大剧院原创剧目题材选择的主要出发点,民族元素、中国表达成为这些剧目主要的呈现方式。从近些年推出的剧目看,有中国观众家喻户晓的文化历史故事,如2011年国家大剧院制作的原创歌剧《赵氏孤儿》就是将中国传统经典题材用西洋歌剧的形式,以中国的精神理念和审美视角创作呈现,以此彰显中华民族“舍生取义”的价值观,凸显中国义士身上的气节。有充满民族特色、时代精神、歌颂祖国、歌颂人民、歌颂英雄的作品,如国家大剧院首部原创民族歌剧《运河谣》,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推出的民族歌剧《金沙江畔》,为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歌剧《长征》以及京剧《正考父》、话剧《样式雷》等。还有以中国经典文学作为基础进行改编的作品,包括歌剧《骆驼祥子》《日出》及《冰山上的来客》等。尽管这些剧目的类型多样,但是无一例外地突出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中华美学精神的初心,在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丰富的精神食粮的同时,努力向社会传达正确价值观和艺术观。

近几年,包括《长征》《金沙江畔》在内的多部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在京城掀起热潮,话剧《李尔王》《样式雷》《威尼斯商人》相继上演,舞剧《马可·波罗》、歌剧《骆驼祥子》则走出国门。十年时间,国家大剧院从西方的土壤中借鉴剧目制作经验,深深镌刻上“NCPA制作”的烙印,结出了中国文化的累累硕果。

歌剧在国家大剧院剧目创作中占据着绝对优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作品都是对世界经典歌剧的中国演绎。不同于国内其他院团的独立制作模式,国家大剧院在歌剧的制作上走出了一条与国际著名歌剧院联合制作的新模式。10年间,国家大剧院曾与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美国大都会歌剧院、德国巴登——巴登节日剧院、维也纳歌剧院等国际知名歌剧院联合制作歌剧,刚刚在大剧院落幕的瓦格纳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就是与英国皇家歌剧院、澳大利亚歌剧院联合制作的。与国际知名歌剧院团联合制作剧目,不仅符合国际惯例,而且激发了大剧院艺术生产的活力。实际上,以歌剧的形式展开国际联合制作有诸多优势,首先,可以共享资源,包括国际艺术家资源,剧目创作资源,演出生产技术资源,从而提升创作质量,提高艺术创作效率;第二,可以降低在艺术生产过程中因不确定因素导致的风险;第三,在国际联合制作过程中可以学习和参考国际制作规范和标准,节省自身的制作成本,避免走弯路。当然,同多家世界顶级剧院合作的关键还是在于提升国内院团的制作水准和专业水平,国家大剧院在这方面探索出的经验和实践,有助于推动中国更多院团走向国际,提升中华文化的海外传播力。

爆款

国家大剧院是“场团合一”型的艺术创作生产机构,拥有“三大一小”四个剧场,此外还有剧院专业的常驻院团,包括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国家大剧院话剧演员队等。如何让这样一个庞大的演出机构规范有序地运转,离不开科学高效的统筹调度,而这其中关键的环节就在于人。

中国故事点燃观众热情

专业舞台演出人才的匮乏已经成为目前掣肘国内舞台艺术发展的重要因素。在专业艺术创作团队和演出制作团队建设上,国家大剧院采取了引进和培养相结合的方式,大胆启用年轻人,既培养自己的驻院演员,同时又引进最适合的优秀演员。如今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唱团、歌剧演员队、戏剧演员队已拥有各类驻院艺术家近300人。此外,国家大剧院也特别注重加强对剧院人员的培养,比如将剧院的舞台监督送到英国皇家歌剧院进行专业培训。一系列举措使得大剧院聚集了一批艺术表演行业的顶尖领军人才和高端经营管理人才。通过这批人才的努力与合作,国家大剧院剧目的专业水准、艺术水平日渐提高。

2017年,有两个瞬间在大剧院的史册里定格——

7月,原创民族歌剧《金沙江畔》上演,谢幕时,三名观众激动地冲上舞台。她们与主创热烈拥抱后,把手中哈达戴在了主创的脖子上。

9月,原创话剧《样式雷》开启第四轮演出。建筑世家传人雷思起,带着儿子儿媳,“扑通”一声跪在了圆明园满目疮痍的废墟之上……现场,许多观众不禁潸然泪下。

创作一部剧,难;创作一部传得开、留得住的剧,更难。可在国家大剧院的创作“菜单”上,出一部,立一部,满满的“中国韵味”感染无数观众。展现北京人精神底蕴的《王府井》,“轻生死、重然诺”的歌剧《赵氏孤儿》,取材于《左传》典籍的京剧《天下归心》,无不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纪念革命者的歌剧《方志敏》,向工农红军致敬的史诗歌剧《长征》,极具康藏风情的《金沙江畔》,则用歌剧这门世界语言传唱着动人的红色情怀。

十年间,大剧院自制剧目年平均销售率突破85%,比年演出平均售票率高出5个百分点。其中,《长征》三度热演,每轮演出都提前售空,《金沙江畔》也在首演前售罄。作家莫言大为叹服:“把主旋律题材写得这么丰满,不容易!”其实,并非“主旋律”不好看,是艺术品质拙劣的“主旋律”不好看;也不是“民族特色”“中国气派”这些词汇太过宏大,而是有的作品没有找到依托于人心的情感契合点、心灵共鸣点。

大剧院精心打磨的一个个剧目,还在国际大舞台上绽放。

2012年,京剧《赤壁》在欧洲三国掀起中国“京剧热”。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上迎来原创舞剧《马可·波罗》,大剧院全体演员身着戏装,在世博会园区巡游。同一年,《骆驼祥子》也把黄包车“拉”到了“世界歌剧的大本营”意大利,进行多城巡演,意大利国家电视台为此全程录制。这是他们第一次录制中国歌剧作品,这对国外歌剧作品来说,是史无前例的最高礼遇。

致敬

本文由金沙7727.com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深耕创作,提升“中国影响”——国家大剧院十

相关阅读